小鱼干

叶修老婆粉

[周叶]当我们谈论爱情

周叶
叶修叶秋共体(?)paro
私设有,周叶均退役的背景,可以与前文[温软人间]一起看
又名叶弟弟的狗粮人生(不!)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我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的女人,二十五六的样子,化着精致的职业妆容,丰满的身体包裹在黑白的Dior套裙里,然后我又看向周围,这是一个隐秘而极有情调的咖啡馆,人不多,灯光调成暖色,暧昧而不失距离感。

其实在一个小时以前我已经对这场相亲失去了参与的兴趣,可能是近一个星期的烦躁心情,可能是手中股票走势不太乐观,可能是对面的这个女人太像我的母亲-----一个强势美丽的掌权者,又或者只是因为这里的拿铁口感不符合我的一贯喜好…

"你总是喜欢找诸多的理由"他这么说,眼角微微下垂,嘴角微微翘起。

不是的,我辩解。这是我的三十岁,这是一个对于男人来说美好的岁数,更是一个男人的转折点,我可以选择把每天泡在CBD里的时间分出一部分给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这只不过是一个仪式而已,我可以随时选择。

"不,别骗自己了"他总是能轻易的惹我生气,无论在任何时候,从小时候一场小小的辩论,到成年后的一次次争执,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出我观点的所有薄弱之处,然后漫不经心的加以反击。在我能记得的时间里,他充当的角色是模糊的,是我无法去界定的。

"总而言之,我不会喜欢一个相亲还化着职业妆的女人"我已经在心中摊手了,我想尽快结束这场谈话,这里的一切都让我不舒服。

他对我的话不予置评,只是用那根葱白的手指指了指我的背后。

我转过身,离我们这里不远的地方坐了一个人,我不是太能看清他的样子,那个人面前摆了一台电脑,旁边的咖啡一动没动。

我极力忍住心中骂人的冲动,但实际上家庭良好的教育让我骂人的词汇非常匮乏,水平也就普通人小学水平。但我还是想用什么表达一下我内心的愤慨,还有对此时和我共享一个身体的人的鄙夷。

我的哥哥,叶修,在一个星期以前魂穿入我的身体,现在正打算用我的脸去撩他的小情人。

尽管我们长了一张同样的脸。

1
我在十八岁那年在最后一秒成功改掉了我爹妈费尽心思给我填的志愿,从原先的b大成功掉到了离家有一定距离的s财大,除了事后被怒火攻心的父亲打的两天下不了床外,我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小女朋友,鹅蛋脸,水亮的长发,摸起来就像上好的丝缎。我们成功的去了同一所大学,虽然结果没能走下去,但我依然很感谢她。

不是那么多人都能忍受一个中二青年那么久,在那个荷尔蒙称斤买的年纪,我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叶修在莫名其妙上我的身后曾看过这一段记忆,那时他盘着腿,一只手撑着下巴,啧啧两声。

"叶秋啊,没想到,情窦初开的比你哥还早"

我赶紧叫他闭嘴,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他就能把他和周泽楷的情路历程讲一个小时。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2
可能是我回头看叶修小情人的姿势持续了有些久,对面的女人脸色微变,找了个借口上厕所去了。

我深知这一个厕所可能会上的有些久,于是在叶修的不断催促下,我干脆转了个方向,直接的打量起周泽楷来。

不说,除了是个弯的外,周泽楷自身硬件好的可以。他今天带了个黑框眼镜,刘海一部分夹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身形修长而不失力度,超出时下一些小鲜肉不少。

当然,那唯一一个缺点,在另一个人眼中简直美好到爆炸。

"看够了没"我嫌弃地问叶修,后者歪着头,一双眼睛里全是快要溢出来的爱意,成功地让我恶寒了一下。

"昨天小周问我,什么时候去领结婚证,你猜我怎么回的"叶修朝我眨了眨眼,像只抱着胡萝卜的兔子。

"不猜,滚!"我恶狠狠地回他。

3
十五岁那年,有一个混蛋拿了我的行李,代替我离家出走了。

三十岁这一年,有一个混蛋没经过允许住进了我的身体,大爷一样的窥视我的生活。

我很气愤,不只是因为这个混蛋的为所欲为,更多的是我不愿意承认,但我不得不承认的,这个混蛋马上就要离开这里,跟另一个小白脸双宿双飞了。

叶修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没事,弟弟,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想说谁要你来看我呢,你那么混蛋,你退役那一个冬夜我连夜跑去找你,连个酒店都没定,一个人在杭州的大街上逛啊逛的,想着一抬头可能就看见你了,到时候一定死活把你带回去,拖都拖回去,再也不要你碰这些忘恩负义的玩意儿。

结果你猜怎么着,我还真看见你了,在街口麦当劳前的路灯下,你站在一张巨幅海报下面,巨幅海报里的人戴了个口罩,使劲抱着你,像是魔障了一样。

我就站在街对面目瞪口呆看着你们,车水马龙的,一个车灯打过去我看到你是笑着的,等我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你们都不见了,我头上倒是湿了一片,不知道落了多少雪。

大学的时候我看卡佛,看他书中始终逃不过衰败的爱情,觉得世间也许唯有血脉可以真真正正联系上两个人,而这种联系又往往是一方多一些的,后来我在杭州街上的雪里明白了,这种联系也许不只是血脉可以产生的,但那时我是远远不承认的,因为自始至终,我都认为,那些年少的梦完结之后,你终究要回来,回到我跟家庭之中。

4
这场相亲跟我想象的一样无疾而终了,母亲倒也没说我什么,她一向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对我十分的宽容。

之后的几天叶修很少在我醒着的时候跟我一同出现,我去找他的时候他一般都在睡觉,要不留在嘟囔什么野图没了我怎么办大清要亡之类的。

只有一次我在午夜惊醒,发现我哥在和周泽楷打电话,他刻意压低了声音,眉眼极尽温柔。这时我只要充当一个死人就好,当然耳朵是不能死的。

"嗯…嗯…过几天回来,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冰箱里我上次买了新的银耳,这几天干燥自己熬银耳粥喝"

"别闹,多大人了,我过得很好,公费出差,五星级酒店,还有特殊服务呢"

"哟,生气了,好小周,回去给你亲个够本啊"

后面的我不想听了,无非是虐可爱哺乳动物的一些话。我把头蒙进手臂里,试着让自己睡过去。

混账哥哥,我想到。

5
叶修在一个傍晚回去了,我吃饭回来试着叫了他几句,对面没了回应,再仔细一感受,空空如也。

等我打电话确认他安全的时候,后者正和周泽楷牵着两人养的狗围着小区散步,手机那边的人气喘吁吁的,不时还有狗叫声传来。

"来,小周,给你小舅子打个招呼"

手机被另一个人拿起来了,是个低沉好听的男音,声线很稳,一看身体素质就比刚才那位好了不知道多少。

我应了几句,叶修照例和我斗了一会儿嘴,对话便结束了。坐了一会儿,我起身拉开窗帘,透过落地窗看傍晚的b市,火红的云霞飞满了整片天空,映着世界一片温暖美好。

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End


[周叶]无此声

周叶
师生paro  时间线有点乱w
人物属于蝴蝶蓝  ooc属于我
爆了字数。。。







一开始的时候,叶修是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

他站在秋季银杏树金黄的碎影里,怀里抱着一只奶白色的小猫。男生穿着单薄的学生制服,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毛衣,整个人显得清瘦而挺拔。

叶修站在道路的另一边,中间是落了半个秋天的黄叶。

"同学,你怀里的猫和我家的可能是同一只哦"

1
b市中学在今年迎来了他的一百周年校庆日,全国各地的校友们纷纷回母校小聚,共同追忆曾经的青春岁月。

周泽楷的飞机定的是下午,可拖来拖去竟是华灯初上时才匆忙踏上这久别的土地。他把车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里,一个人走在夏日的浓荫中,这里的模样和他离开时没有很大不同,只是道路不断的翻新,现在已是整齐的沥青路面。

高中毕业后周泽楷并没有参加高考,而是被一所国外知名大学录取,成为一个黑色六月中的闲散人士,他对自己的高中生活并没有很多的特别回忆,只记得母校的秋天,校道上铺满的银杏叶很美。

他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一直走,穿过校道来到熟悉的教学楼,楼道的门并没有锁,轻轻拉开有刺耳的吱呀声。

2
"自己…路边"男生的动作突然变得局促,怀里的猫抱着不是放下也不是,半天憋出四个字。

叶修不介意的笑笑,轻柔的借过周泽楷手中的猫,奶白的团子朝着前者蹭了蹭,随即安稳的在叶修怀里打起了盹。

"我家小伞喜欢乱跑,谢谢你找到他啊,有机会请你去教师食堂蹭一顿吧"他这样说道,周泽楷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烟草味。

烟,秋天,打着盹的猫咪
还有…
叶修

3
校庆正好赶上周末,所以学校里并没有多少学生,周泽楷顺着楼梯走上去,教学楼前是一大片银杏林,知了声混着热浪席卷着他面前的空气。

"喵呜"

他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来,楼梯转角的角落,一只雪白的大猫静静的看着他,周泽楷前进一步,大猫突然轻巧的一跃,消失在楼梯间。

男人沉默的站了一会儿,又转身向前走去,每间教室都上了锁,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每张课桌上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和试卷,黑板上还有老师纷乱的粉笔字,留着周末的各种作业。

他记得自己高中是不善言辞的,所以他的语文和英语一直处于中游水平,但是仗着理科好,每次也能在考试中拔得头筹。他记得语文老师很喜欢让他起来读课文,那时候刚学了纳兰容若的长相思,他看着书上整齐的字迹和老师弯起的眉眼,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是在某个凉快的秋日,周泽楷站在座位旁,看着那个人笑意吟吟的看着他,黑板上的长相思清隽潇洒,尾笔提了个小小的勾子。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4
自猫咪事件之后,叶修和周泽楷就熟络起来,叶修认识了这个文理不平衡的寡言学生,而周泽楷也认识了这个经常请假,身上总有淡淡烟味的非典型老师。

叶修独居,偶尔会有一个长的极美的女人提着各种东西来看他,直到小伞的出现,这个家里才有了一丝生活气。

周泽楷有几次想问女人是谁,可到底生性腼腆,倒是叶修善解人意,某次午餐过后提了句那是我表妹,在隔壁大学做音乐老师。

他们像是一对兄弟,又像是一对恋人,周泽楷觉得要不是叶修偶尔会来上课,他都快模糊了叶修的老师身份。

他叫他叶修老师,后来便叫他叶修。

5
江波涛打来电话的时候,周泽楷正从楼上下来,夜晚的空气变得潮湿,男人顺手扯了扯领带,往上梳好的刘海有几丝落在额头上。

好友说在学校教师食堂准备了几桌饭菜,很多同学都来了,老师们也纷纷到场,让他快点过来。

周泽楷虽寡言少语,但人品好,做事严谨,也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江波涛算是里面交心的一位,因此这么多年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

他还记得食堂的路,在银杏林的后面,每次吃完饭后他都会在树林里散步,有时候会拿一本单词书,有时候只是单纯的发呆。

时光去如流水,慢慢腐蚀这片生活的沙岸。

到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大家看周泽楷来了纷纷打招呼寒暄几句,哪里高就买房买车否身边有没有伴之类的,他一一微笑应了,还是当年般腼腆温柔的样子。

这一桌坐了几个老师,周泽楷一一敬酒,那些当年看着意气风发的人如今都有了稀疏白发,被砸粉笔头的日子仿佛还在眼前,只是画面里的一个慢慢长大,一个慢慢老去。

他想起来一个人,于是在酒桌间寻找他的身影,以至于发起愣来,直到江波涛用手肘碰了碰他才反应过来,一杯酒被端在手里迟迟未动。

"怎么,身体不舒服吗"好友关心的问。

周泽楷摇摇头,他竟然忘了,叶修从不沾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6
二月份的时候周泽楷接到了保送的通知书,他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欣喜,男孩小心翼翼的把纸张折好放进书包里。他记得今天要跟叶修吃晚饭,他从没有迟到过。

进门时一双皮鞋已经摆在了玄关,叶修已经回来了。周泽楷放好鞋子,打开厨房的门,一股炖鸡的香味扑面而来,叶修系着超市打折赠送的围裙,一手拿着锅铲,他额前的碎发被一个小夹子往后夹住,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哟,小周回来了,为了庆祝你被录取了,今天有上等的小鸡炖蘑菇哦"

周泽楷砰砰的心突然泄了气般沉下去,他原想给叶修一个惊喜,可后者早就知道了,不过他并没有太过纠结于此,放下书包逗起了窝在沙发上的小伞。

男生葱白美好的指尖被猫咪柔软的粉色小舌头缠住,小伞发了个呼噜,一双眼睛水润润的盯着他。周泽楷莫名有点心慌,他抽出手指,这时叶修正好从厨房里出来,招呼他回去吃饭,炖鸡的香味飘了一屋子,周泽楷赶忙走去,装作没听见后面猫咪抗议的喵喵叫。

他有些害怕,刚才逗猫时的柔软触感,他想起的却是叶修每次尝过菜后,微软的唇。

7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熟络起来,大家便也开始放下成年人的架子,说起当年班上的八卦来,谁谁暗恋班花最后修成正果啊,谁谁和谁谁纠缠到大学终于分手形同陌路啊,还有谁谁靠着家里关系出了国了无音讯等等,周泽楷没喝太多,此刻坐在酒桌角落,静静看着好友们扯皮。

"诶,你不说,当时班上多少人暗恋周泽楷呢,现在有勇气站出来不"一个汉子性格的女生带头说道,顿时酒桌上哄笑一片,竟有不少人大方举手,气氛一度到了高潮,周泽楷也不觉得尴尬,而是一种久违的轻松感包围了他,让他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等等啊你们,暗恋班草算什么,都说说,当年喜欢叶老师的,别怂啊"

这一下老师那边也坐不住了,都开始加入这场八卦大会,等疯狂过去后,大家数了数人数,竟然比周泽楷的还要多,其中还有几个男生。

"不说,当年叶老师魅力真是不可挡啊,如果不是后来的突然辞职,真想看看现在的他是什么样子"江波涛笑着,又夹了一筷子牛肉。

8
这顿饭气氛很好,连小伞都有一小盘进口小鱼干,看来叶修是真的很开心。

周泽楷默默扒了两口饭,他偷偷打量着对面的人,三七分的头发懒散的搭在额头上,无辜的下垂眼,微微带肉的双颊,和分明的锁骨。

不是什么很招人喜爱的样貌,甚至有时还带了点嘲讽,可是放了周泽楷眼里,就成了心里的那一点柔软。而此刻这一点柔软仿佛被小猫的爪子挠来挠去,直教人发痒。

"这是个好大学,你去了要好好跟着导师走,多参加项目什么的,别浪费了你的天赋"

餐厅里的灯是暖黄色的,小伞吃饱了打了个滚儿,翻过来看着叶修。

"我在那边有几个熟人,还有一个你直系的师哥,姓张,到时侯跟你引见一下,你有事可以多问问他"

"叶…修"

"还有啊,谈恋爱啥的我就不说了,有适合的就大胆追,别老是闷葫芦样的,这样怎么追的到喜欢的人呢,虽然说现在是个看脸的时代…"

"叶修"

"啊?"男人终于停下来,看着桌子对面一直埋着头的周泽楷。

他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男孩时的样子,黑发黑眼,只是站在那里,就像是画里一样。

"等我…叶修"

9
这场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周泽楷来的匆忙没有订酒店,他婉拒了大家的好意,一个人沿着学校路慢慢走着。

他手里攒着叶修给他的钥匙,那里应该很久没有住人了,小伞在前两年被车轧死了,那时候周泽楷在国外,电话里邻居奶奶声音颤抖着,他转头看向远处的山和海,仿佛想要看到更远的地方。

叶修没有给他回答,周泽楷也再没有回过那个有着无数回忆的房子,日子一天天过,叶修来的次数越来越少,这次干脆是一个星期没有来上课,男孩到底是没有忍住,他跑到那扇门前,他想说不用你等我,我不要你的回应,至少不要离开我…

他想说,我甚至不需要你知道我爱你。

结果那扇门之后并没有他要找的人,人早就搬走了,邻居奶奶说搬家的时候有一个和叶修长的一模一样气质迥异的人来过,他交给她一把钥匙,并让他交给周泽楷。

男孩坐在门前的楼梯上,盯着地面,就这样坐了一下午,月光照进楼道的时候,他起身,终于离开了。

10
周泽楷站在门前,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当年的白墙上已经有了斑驳的痕迹,他展开汗浸湿的手心,那枚小小的钥匙就躺在那里。

五年了,五年前他拿着年少时所有的爱恋离开故里,五年后他回来,手中攒着打开那扇门的钥匙。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钥匙插入锁孔的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这些年他还是爱着叶修的,那爱着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磨去,反而在打磨中散发出它明亮的光彩。

锁啪的一声开了,男人愣住了,有一个人,先他来到了这里,回到了这片故地。

熟悉的炖鸡味侵入他的口鼻,最后直达心脏,与附着在上的血管交缠往复,像是一个答案。

11
"既然周同学没想好,老师给大家带读一遍"

他听见银杏叶的声音沙沙做响。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END

北上城:

陆维luv baker:

【无可摇曳的风中,旅行者还在静静走着。】

怀表已经停了。

帽子破旧不堪,以头巾取代。

手指逐渐皴裂。

旅行者看着漫天的星光,觉得仿佛能听到空气中的钢琴声,甚至能听见琴箱中小锤发出的顿音。

他笑了笑。裹紧了怀中的小提琴。

星空老了,沙漠老了,旅行者和时间都老去了。

只有小提琴还是崭新如初的。

[周叶]温软人间


退役后的生活,平淡老夫老夫梗

人物属虫爹,ooc属于我

  

叶修退役的第三年,周泽楷在b市二环买了套房,算是为两人生活做了个初步的规划。

那时彼此早已确定了心意,双方家长从一开始的阻拦拒绝到慢慢的沉默和放任,一番波折其中酸楚也只能咽下喉咙,出口时只留下对爱人的支持和温柔。

   
看现房的那天周泽楷和叶修一起去了,正是隆冬,b市的雪却迟迟没有下下来,天是蒙蒙的灰,空气里有沉灰味儿。叶修虽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前半生却是大多数留在了h市,于是在这般情景下和s市土著周泽楷反应差不了多少。

 
他们戴着同款的白色围巾,身体包在臃肿的羽绒服里,只露出两双眼睛来。周泽楷本是要开车去,叶修查了查路况,果断的选择了搭地铁。于是两个身高腿长的男人就被人群挤着缓慢向前,他们穿得多,两只手在厚重的衣物之下紧紧相握着,倒也没人注意。

   
出了地铁口,叶修的目光立马被不远街口的一家店吸引住了,他捏了捏周泽楷的手,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从后者的角度看,像是初融的雪。

"小周,那家店的包子我小时候常吃,皮薄肉鲜,填填肚子不"

   
周泽楷没有回答,顺手捏了捏爱人的手,叶修知道他是同意了,便一起走上前去排了队。冬日的早晨,上班高峰期已过,所以没几个人便到了叶修,他买了两个肉包,搭了两杯豆浆,分给旁边的周泽楷,一看两人都戴着手套呢,就用嘴叼着放包子的袋子,麻利的帮周泽楷脱下手套,手接触到冷空气的一瞬,包子的温热马上贴上来。周泽楷眉眼一弯,用两个热热的白团子去贴叶修的脸,两人打闹了会儿,身上都有点发热。叶修看差不多了,笑着投了降,一边周泽楷顺着帮两人围好围巾,两双皮靴一前一后的向前走去。

   
他们买的房子所在的小区在地铁口不远,当时做决定时听了叶秋的建议,选了这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他们顺着林荫道走了一段路,小区里没什么人,偶尔会有相互牵着的老人慢慢走过来,路边的草丛中有小猫眯着眼打盹儿。他们左拐右拐,在一栋楼下停了下来。
   
进门的时候叶修在前面,还没来得及习惯屋里新家常有的味道,一双手便搭在他腰间,周泽楷转了个身把男人圈在怀里,落下一个缠绵的吻,这个吻持续了一分多钟便被叶修笑着停止了,他脸上有点薄红,围巾掩盖下的耳尖染了好看的颜色。

     
"小周别,先看看装修成果,看完了再亲啊"他顺手揉了揉青年柔软的黑发,周泽楷嗯了声,两人脱下身上厚重的装备,叶修里面穿了件米色的毛衣,周泽楷则一件白衬衫外面搭了件黑色毛衣,显得修长英俊,叶修看着面前的人,叹了句小周头发又长了改天去剪剪。

   
他们逛了逛新家,是彼此都喜欢的简约风格,以白色为主的实木风,叶修提了几个小意见,周泽楷点了头,准备回去打给设计公司反应反应。正当他心中列些注意事项时,叶修不知何时走到阳台那里,他看见男人透过落地窗看着远处,窗外是灰白天地,树木零碎,不远有泛光的人工湖,此刻都笼在一片安宁里。
    

叶修看了会风景,背后的人轻轻环住他的腰,下巴搁在叶修肩上,做出索吻的样子。叶修无奈的笑笑,偏过头迎上青年柔软的唇。

    

他们在窗前接吻,未觉窗外有白茫茫开始落下,竟是一场久违的雪,这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慢慢覆盖在这片温软人间。

                                   

                                                        _End

码一下,大号 @北上城 密码忘了。。。。以后用小号发文啦
虽然没人看,但是吸吸老叶就能满足😘